翻页   夜间
上海快三技巧 > 敛财人生[综]. > 1454 江湖有你(26)三合一

有没有上海快三的app啊:1454 江湖有你(26)三合一

上海快三技巧 www.xgbr9.cn 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//www.xgbr9.cn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江湖有你(26)

    包惜弱很惊讶:“接我去?”她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, “猴儿啊, 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阮侯笑着:“是啊,接您的人都来了。是大姑奶奶快生了,大姑爷请您去一趟呢?!?br/>
    对对对!之前捎信说他媳妇有了, 算算日子,是得有六七个月了。虽不说马上就生吧, 但这肚子大了,过了八个月就不好说了, 啥时候生都有可能的。这俩孩子又啥也不懂。

    她忙道:“那你等等……我这就收拾东西?!?br/>
    阮侯等着:“您慢慢收拾,不着急的?!?br/>
    正说着话呢,杨铁心从外面回来。他现在不种地了, 关键是阮侯不叫他种地,堂堂杨公, 这下地干活着实也太难看。寨子里不是有兵器坊吗?他打不了铁,但能做质检!阮侯也算是把心思用到家了,想着杨公这人的性子,做质检的话,谁也别想走蒙混过关。这人是一点瑕疵也不容的性格。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做,杨铁心真感激涕零。在他看来, 这种事情,非亲信不可做, 非人品过关者不可做。想到主公叫他做这个, 是一种看中, 便越发的认真起来。一天天的恨不能十二个时辰在工坊呆着。

    之前是听说主公又打发人来了, 他才说回来换身衣服,好到前面的议事厅去,找猴儿问问是不是主公要啥要紧的事。结果没想到,一回来就看到猴儿在自家院子里呆着。

    家里来了客人也不见惜弱出来招待人。这猴儿再小,平日里看着再和善,那也是夫人的嫡传大徒弟。夫人又特特的给订了燕公的嫡女做媳妇,可见其看中。他是见过燕宁对猴儿的,哪怕是女婿,那也是极尽客气。自己比起燕宁差在哪里了?这利益规矩怎么能这样呢?他就有些不高兴,却先招呼了猴儿,然后才喊包惜弱:“来客人了怎么不给倒杯茶?”

    阮侯赶紧拦了:“杨公,您别客气。本就是大姑爷打发人来请太太过去的?!彼灯鹄匆彩俏弈蔚暮?,这边家里是有丫头伺候的。但是杨公对丫头客气的很,之前伺候的时候总说,都是一样的人,我当年也是流落江湖的苦命人云云,叫丫头们只管安心住着,不用这个那个的,然后这丫头伺候人也不精心了。反正这位昔日的王妃想用丫头的时候,是不太顺手的。但凡说两个丫头几句,那俩丫头就做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,然后杨公一看就来气,开始教训老婆不要忘本这样的话。后来就那俩丫头成了这家里养的大小姐,等闲是谁也差遣不动的?;故亲约菏翟谑强床还?,叫了自家娘弹压了弹压,这才不敢放肆。至少在家里种菜养猪,算是两人在后院里独立生活,不跟前面杨公夫妇有牵扯。

    这事没少被后来送来的燕宁笑话。燕宁开始是颓废了些日子,后来送来了二十几号姬妾,他也颓废不起来了。今年闹不好还能添丁。后来自己成了人家的女婿之后,他过的更是鱼如得水了。整日里和姬妾说笑游玩,嬉戏人生,跟杨公过的是完全不同的日子。

    阮侯这会子心里想的不少,可还是觉得杨铁心的反应慢了半拍。杨铁心是脑子里揪了半晌,才琢磨明白这‘大姑爷’是说杨康的。而这接‘太太’指的是惜弱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忙的什么似的,接我们做什么?”他不高兴的这么道。

    这话问出来,叫阮侯就比较尴尬了。人家只说接一个人,却没提他!

    他吭哧着说:“……知道工坊那边离不开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康叫我去呢?!比詈畹幕懊凰低?,包惜弱就出来了,很高兴的接了这么一句话。此时她换了当初离开王府的时候穿的衣服,虽然不如以前鲜亮的,但也好过其他的衣裳。这要是穿的不好去那边,不是给阿康丢人吗?收拾好了,头梳的光亮,手里只拎着一个小小的包裹,然后到杨铁心跟前,低声道:“把那匣子打开,拿点银钱出来?!?br/>
    杨铁心在包惜弱一句‘阿康叫我去’的话里,就听出来意思了。感情这是只叫他娘去,压根就没叫自己去。这是什么意思?不认自己就算了,如今接了他娘,是想叫他娘跟他过,还是想拿他娘去讨好那个金国王爷完颜洪烈?

    “不行!”去什么去?去哪啊就说去去去的?

    他是不想叫包惜弱去,可包惜弱话里的重点在后面,叫他开匣子拿银钱。都说穷家富路的,路上万一有个啥事,没银钱该如何。她太知道飘零在外面,身上一无所有的境遇有多难了。便是路上有阿康的人打点,啥事都不用自己操心,也能确保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里,一点意外也不出的安全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便是安全到了地方……家里也有新媳妇的!

    哪怕这新媳妇是你的义女,可那也是我这个当婆婆的头一次正儿八经的见儿媳妇吧。儿媳妇肚子里还有孙子了,便是想给孙子提前做小衣裳小鞋子的,我不得叫人另外给我扯布去!不能说到了那边,连个布头都得找儿媳妇要吧。

    你怎么就不能想想我的难处?

    她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,却赶紧擦了。家里的粉不多了,还是燕宁家的姬妾上次上门带来的礼里面的一样。自己偶尔会擦一擦,要知道以后还能出去,她是不会用的。如今好容易用妆容盖住了憔悴,这要是哭花了脸,连补妆的粉也没有了。心里委屈的不行,但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是阿康的媳妇要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念慈要生了?”杨铁心这才欢喜起来,“怎么不早说?!彼偶泵诺耐堇锶?,“我的衣裳了,给我换一身干净的。没啥要收拾的,咱这就走吧?!彼底?,想起之前包惜弱好像问他要银子了,他就说:“抱一个钱匣子带上吧?!?br/>
    可如今说这话,包惜弱只以为,是因为他义女要生了,他要跟着去,所以才说带个钱匣子。

    哦!自己出门,是一个钱都舍不得拿出来。如今他自己要出门了,就这般舍得。

    饶是再以夫为天,这口气憋在心里也出不来。她声音不高,却异常清晰的道:“你去干啥?阿康叫人来接我的,没说叫你去?!?br/>
    杨铁心一脚都踏进门里,当时就愣住了:真没叫自己去???那他是想干什么?真想接他娘跟他那个王爷爹团聚?

    阮侯真觉得自己不该亲自来,这简直就是个灾难现场。当时上寨子来的时候明明是亲亲我我的夫妻,瞧瞧如今!每月都按时给送银钱,送布匹,送各色的粮食鱼肉鸡鸭蛋,反正是生活所需的,都给送来了。哪怕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杨铁心想要啥,也一准给送来。比如说想喝点什么酒啦,头一天说了,第二天一早一准给送来。所以杨铁心真觉得在这里是被当做祖宗的。

    可对于包惜弱来说,便是吃的再好,也是无穷无尽的家务干不完的。送来的东西再多,钱不给花也没处花去,布匹再鲜亮,跟皇宫里的贡品再相差不多,可不准上身有什么办法?送来的吃的再多再好,还不得自己去把那些从生的变成熟的。

    这些事,阮侯也清楚。如今见这两口子这么僵着,便只得道:“咱们这一批货赶的急,只怕大姑爷心里知道的?!笔撬低暄湛悼悸茄钐谋冉厦?,所以就没叫他去。

    杨铁心的表情和缓了一些,强笑了一下,问包惜弱说:“你……要自己去?”

    包惜弱点头:“你不是忙吗?”

    杨铁心心说:看来这母子俩是说好的,只瞒着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他颓然的摆摆手,“那你走吧!”说着话,人就进去,顺便把门从里面关了。然后浑身无力的坐在椅子上,心里乱极了。

    包惜弱在外面等了半晌,才发现这人没出来的意思,更没再提给银子的事。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,扑簌簌的掉下来。

    阮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只低声道:“那咱走吧?!?br/>
    包惜弱转身就走,跟在阮侯后面一步一步的,走几步一回头,想看看丈夫有没有追出来??上?,都到了码头了,也没见人追出来。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在船离开码头之后杨铁心就被两个丫头吵的醒过神来了。俩丫头哭着求着要跟着去,他也没时间胡思乱想了。脑子一回归,想起没给带银钱的事了。抱着钱匣子就追出去,结果说是人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阮侯的娘还安慰说:“杨公,没事,猴儿都安排好了,路上给带了银子了?!?br/>
    那就好!

    他放下心来,便道:“拿了多少,从以后的俸禄银子里扣?!敝灰饲?,怎么着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他觉得一样,可包惜弱真觉得不一样。这跟自家没啥关系的外人,都知道给自己把银子带上??伤??从不想着自己!当年舍了大着肚子的自己去追李萍,如今还是一样,何曾有半分把自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一路上,心里想的都是这些事。前五百年后八百载的,把这半辈子从头到尾的想了想。没出嫁以前,在娘家过的也是安稳的日子。虽不富裕,但日子也过得。爹爹是教书先生,受人尊敬,家里开着私塾,总比一般人家的日子要过的好些。家里的鸡鸭她舍不得宰杀,爹娘就由着自己。在寒门小户里,谁家宠姑娘也没这样的。养鸡养鸭都是家里重要的银钱来源。等到大了,要出阁了。因为长的好,爹爹就想找个能护得住自己的男人。铁哥一身好武艺,又是忠臣名门之后,爹爹便将自己许配给他?;楹笕兆铀淙磺蹇?,但他也算是宠自己疼自己??烧獯卧倩乩?,就不一样了。他其实还是介意这十八年自己另嫁他人的事的吧??扇缃穹垂聪肽鞘四辍晕亲约赫庖槐沧幼钗嗄训氖四?,却也是过的最舒心的十八年。再想想那时候对铁哥的思念,只觉得真是……自己作的。

    想又何用?那十八年的过往,他怎会不计较?

    路上赶了两天半,她心里存着事,也不好好吃,也不好好喝,在马车上也没好好睡。所以马车进了府里的大门,在二门处停下来,完颜康急切的掀开帘子想见母亲,可这一看,只觉得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母亲身上的衣裳,还是当日里送她进寨子的时候穿的。露出的鞋,还是粗布的鞋。脸色蜡黄,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他压着脾气放下帘子转身就要走,穆念慈一把拉住了:“母亲来了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先生和夫人……”他喘着粗气,“就是这么待我的母亲的吗?”

    穆念慈不知情由,一手拉住完颜康,一手掀开帘子看了一眼,就道:“嫂嫂绝不会如此。必是有什么隐情,还是问清楚的好?!彼底啪偷?,“若真是嫂嫂没叫人照顾好,万万不会叫母亲这个样子出现在咱们眼前的?!闭庖宦飞先斓氖奔?,沿路经过的地方也不少,在哪里不能置办一身像样的行头,非这么着来刺你的眼?

    这话也对!

    完颜康理智回拢了:“是我急躁了?!彼牧伺哪履畲鹊氖?,“多亏你了?!?br/>
    说着,才平息了气息,笑着掀开帘子:“娘,我扶您下来?!?br/>
    包惜弱是说话的力气都没了,她笑着伸手搭在儿子的手上:“康儿……不赖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完颜康一摸那手,又变了脸,这手才一年的工夫就粗糙成这样?他一下子心酸起来,干脆抱了母亲下马车,从上面下来,包惜弱就道:“放娘下来,娘能自己走?!?br/>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完颜康话没说完,就从里面疾跑出一个人来,到了跟前二话不说,就把怀里的母亲给抱了过去,“惜弱……惜弱……你受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包惜弱怎么也没想到,完颜洪烈竟然在这里。她愣愣的看着对方,然后眼泪一下子下来了:“王爷……您这是……您怎么……”老了这么许多。

    完颜洪烈也是红了眼圈:“……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……惜弱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……”

    包惜弱伸出手,就想摸摸完颜洪烈的脸,心道:他的意思是为了我才成了如今的模样吗?

    完颜洪烈见她对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有情义,眼泪了下来了:“你走了……我是没一日能睡的安稳……快叫我看看你,你这一年过的可好?”

    包惜弱扭过脸:“……我……我也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老……不老……”完颜洪烈抱着人直接就走,“在我眼里,惜弱还跟当年一样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穆念慈站在原地,只觉得跟被雷劈了一样。

    哪里有这样的事?

    谁见过这样的事?

    她瞪眼看完颜康:“给婆母收拾的屋子不在那边?!彼底?,扭身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完颜康一愣,然后反应过来,这事是好说不好听??!没看见这些下人一个个的扭脸,都恨不能把自己缩起来。事确实是不能这么办。

    便是家里的管家,这会子心里也不免腹诽:这咋就跟穷人家把老婆典当出去一样呢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老婆典出去然后心收不回来了,想想便觉得悲催到不行。

    完颜康一个冷眼过去,这些人缩的更厉害了,头低的低低的,只盼着小王爷没看见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完颜康撵过去:“我给母亲准备了院子……那边什么都是现成的……也想找大夫给我娘好好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完颜洪烈愣了一下,但还是说了一声‘好’,“怎么样叫你娘舒服,就怎么来?!?br/>
    然后也不撒手,只叫完颜康带路,把人给抱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洗漱,换了穆念慈给准备的衣裳,重新出来安置在榻上,一碗梗米粥搭配着几样精致的小菜吃下去,人的脸色就好多了。之前林雨桐又叫人给送去了不少新鲜的果子,穆念慈是见过她怎么吃的,于是也学的,把酸乳里放果丁,放上霜糖。包惜弱瞧着好,就又用了一碗,人瞧起来就更精神来。又有大夫被请来,号脉完,也只说身体没大碍,可能是路上颠簸,天气又热导致的不思饮食,好好吃几天饭就好了。要说非有什么不好,便是心绪郁结,时间久了,伤脾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完颜康的面色便奇怪了起来:当初要走的是你,如今在那边过的不好的也是你。在王府的是时候,整日里在茅草屋里一副心思沉闷的样子,也没见哪个太医说心思郁结,伤了脾。如今才去了寨子多久,竟然说了‘时间久了’伤脾。

    真真成了天大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这边他还没问,完颜洪烈先发难了。铁青着脸看完颜康:“你到底是把你娘送到哪里去了?你看她的手……再看看她穿的戴的……”

    包惜弱脸色通红,突然觉得不知道怎么跟完颜洪烈说自己是跟着杨铁心走了。

    她的难堪,完颜康看见了,只叹了一声,便道:“这也是我想知道的。父王先去歇歇,我想跟我娘说会子话?!?br/>
    完颜洪烈不想叫包惜弱难堪,只点头:“好!我出去,我出去!你们娘俩说话?!?br/>
    包惜弱心就放下了。而完颜康又是一阵无奈,父王只说会出去,没说回去。那便是他一定在外面听着呢。

    听着就听着吧,也不过是关心母亲而已。若真是先生和夫人没好好照看娘,这很多事就得另外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他就问说:“儿子隔断时间就给娘捎带银钱,有银钱傍身,叫人帮着买东西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爹说银钱不能乱花,要存起来的。别说你给的,便是寨子里每月送来的,都一样不准花销?;褂心遣?,都存了半屋子了,什么好料子都有,你爹那人简朴惯了……”她说着,便苦笑,“便是婢女,你爹也舍不得她们做活,只说都是苦命人,别苛待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是夫人叫丫头伺候着,还给银钱给东西,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,只是杨铁心不叫用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杨铁心能干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他觉得心疼母亲,可心里又隐隐有些解气:当时是你自己死活要跟着去的。这叫什么?这叫活该!

    包惜弱不知道儿子心里的想法,只觉得这些日子的委屈有了发泄的出口,一声声的都是控诉,从不叫买头油脂粉,到出门不叫带银钱,统统数落了一顿。

    完颜康心里此时反倒是冷静的,他没有在心里骂杨铁心这个那个的,因为杨铁心本来就是那么一个人。便是念慈,如今也保持着非常勤俭的习惯。衣裳能穿就行,绝不奢靡。饭菜能饱就行,四菜一汤是标配。因为那边的先生夫人也是这么过日子的。穿的不求鲜亮,但求舒服。这种做法,其实没什么不对。在寨子那样的地方,你要说穿的跟在王府一样,这也不合群??!这次来,要是只是穿着棉布的衣服,瞧着干净利索也就罢了,他也不会有那么大的火气??赡盖状┑氖蔷梢路?,季节也不对。绸缎的衣服不好好熨烫皱巴巴的瞧着就邋遢落魄,他火气能不大吗?

    可这也不是别人的过错。这么一想,所有的气这会子都没有了。包括对杨铁心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不是杨铁心变了,变的其实一直是母亲。就像自己之前预料的一样,她过不了那样的日子了,所以只觉得处处都不顺心了。

    他长久的不说话,完颜洪烈就推开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脸心疼的看着憔悴柔弱的包惜弱,顿足道:“我把你捧在手心里十八年,就是为了再叫你过那样的日子的?我把你当宝,你却把你自己当草,你这是要心疼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包惜弱扭脸便哭起来:“王爷,别逼我……我对不住他,也对不住你……你再逼我,这世上哪里还有我的活路……”

    完颜洪烈赶紧道:“好好好!我不逼你。不过,你去哪我得去哪,你在什么地方我得在什么地方,哪怕只是看着你,我心里也欢喜……若是没有你,没有康儿,我真是活的生不如死!什么王爷,什么大金国,什么皇帝,我要来有什么用呢?不过是孤苦老死而已!”

    完颜康就像个外来者,看着两人互诉衷肠。这个说无奈,那个说不舍,时而抱头痛哭,时而携手泪眼……他只觉得这世界荒唐的他想笑。

    真的,他真的特别想笑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退出去,穆念慈挺着肚子站在外面,也是一脸消化不了的表情。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对视了两秒。

    还是穆念慈先移开视线:“你想怎么样?留他们住下?”看着婆母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相亲相爱整日里甜言蜜语互诉衷肠,她得先疯了。他要真敢这么安排,她就搬出去住。叫阿康两头跑就好了。

    完颜康走出去,轻轻的把门带上,然后扶着穆念慈往院子外面走,出了院子才道:“你觉得都送到寨子如何?母亲自小受教于外祖父,她自是有她的一套‘忠贞’之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穆念慈明显的从这话里听到了几分嘲讽之意,便不再说话,等着他往下说。

    完颜康回头看了看那院子:“她对父王有情,那些年在王府,整日里思念亡夫,为的便是‘忠贞’二字。父王许是明白这一点,所以在这事上,从不违逆母亲,也从不因此跟母亲有冲突……”

    穆念慈觉得自己的理解要是没错的话,阿康是想说,那忠贞的姿态是摆出来给人看的,‘忠贞’了,便能心安理得的活下去,然后‘不情不愿’的做王妃。

    完颜洪烈明白这个,所以处处配合,并不会对此事心存芥蒂。

    嗯!好像这么说的话,事情便不那么违和了。

    但心里,难免为义父难受起来。说起来,婆母心里爱的,只怕还是完颜洪烈。在那些以为义父已经死了的日子里,她心里的义父,是被回忆美化过的义父??傻日嫒苏驹诿媲?,然后一起过日子……那种感觉就不对了。只觉得,这人都不是那些年一直想着的,念着的那个人了。有这种落差在,情感本就有了变化,日子怎么会顺心。

    她就问说: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还是会选择你义父?!蓖暄湛党芭男α诵?,“她还是想要回寨子去的。父王了解她,所以,不等她拒绝,便说要跟她去。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父王本就有心计,真跟了去。先受不了的得是杨铁心。杨铁心只要放手,父王就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所以,母亲还是那个‘贞烈’的女子,父王还是那个痴情的父王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“叫母亲养几天身子,若是想走,送他们走便是了?!?br/>
    穆念慈抓着完颜康的手看他:“这么做,叫义父情何以堪……而且,你不怕义父和你父王起冲突……”

    完颜康轻笑一声:“所以,我要去求见主公和夫人,以后这三个人,还得叫夫人派人多加照看?!倍钐淖钐壬幕?。只要说明厉害,他不会如何的。

    四爷和林雨桐真听到完颜康这个决定的时候,还是被呛了一下。

    四爷就问说:“你真想好了?”这种事真可谓荒唐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完颜康苦笑:“我也想要脸,我也怕人笑话??晌艺庠似秸饫锪?,遇上这样的爹妈了,您叫我如何?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怎么安排都不对!

    三个人,只能少数服从多数。在包惜弱心里愿意,完颜洪烈心里口里都愿意的情况下,两人pk杨铁心,二比一稳赢。更何况,对完颜康来说,父亲是完颜洪烈,母亲是包惜弱。父母愿意,那其他人……无所谓啦!

    好吧!林雨桐就说:“定下回去的日子,你叫人提前跟我说一声,打发人护送他们过去?!?br/>
    这件事定下来了,完颜康又说起了杨铁心和他母亲这一年的日子,“夫人照顾的很好,可他…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雨桐心里笑,但还是一脸懊恼的道:“也是我思虑不周,总想着爱穿什么样式的衣裳,叫丫头做什么什么样的衣裳,如此能更顺心些。所以,只叫人给送了时兴的料子,却没想到……以后这么着,我叫做成成衣,时兴什么做什么,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争执了……便是你和念慈想着给递送东西,也别避讳,不管是银钱还是吃的用的,叫人送去,没事?!?br/>
    很贴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完颜康感激不?。骸罢媸切恍环蛉肆?。以后还少不得添麻烦了?!?br/>
    “再说这话就见外了?!?br/>
    两边客气了几句,三天后,完颜康那边准备了至少得有十车的东西,准备把这两人送走。穆念慈不心疼东西,说真的,再不走,她又得孕吐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大把年纪,那叫一个腻味。婆母只是有些疲累,不是手断了,不用在边上亲自用勺子喂饭吧,喂完了还拿帕子给擦一擦。她不是婆母那样的性子,也成不了婆母那样的人,要真是好端端的叫阿康那么喂自己……想想都难受。再看完颜洪烈,她心里就更不得劲。这人是会讨女人喜欢,义父便是再活八辈子,也学不来这一套的。这么一想,好像婆母真该跟完颜洪烈是夫妻的,跟义父嘛,完全不搭配。

    等把人送走了,她跟林雨桐悄声道:“若是能和离,便叫我义父给我婆母和离吧。给我义父找个知冷知热的人,身边有人照顾,我也不跟着悬心了?!?br/>
    这都是什么儿女!

    她就笑:“不跟着操心就对了!里面不缺吃不缺喝的,要什么叫猴儿给买什么,你们想着时常送着。不用刻意安排,他们的日子他们选……况且,还有你家阿康呢,那都是他的至亲,他比你心里有数。你只好好的,把孩子养好就行?!庇炙狄パ嗑┑氖?,“不行的话你在泉城下呆着,等到生了之后再过去?”

    那不行,“嫂嫂不在身边,我生孩子会害怕的?!?br/>
    “我主要是怕你路上颠簸?!绷钟晖┛戳丝此亩亲?,又给号脉,这一胎养的真挺好的。

    穆念慈摸摸肚子便笑道:“路上不是也有您呢吗?反正我跟您一起走?!?br/>
    那行吧!收拾东西,咱就走吧。

    便是再着急,也得听大家的,一定得选个黄道吉日。这黄道吉日选了个最近的日子,也在十日之后。

    穆念慈心说,那时候阿康也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趟,是完颜康亲自去送的。主要是完颜洪烈的身份重要,不亲自送到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但到了地方,他是完全没有见杨铁心的意思。只是把信给了阮侯,叫他看了信然后安排。

    阮侯使劲憋着,才没露出异色来。等看完了信,便严肃着脸道:“大姑爷,那您去给王爷选一处住所吧?!?br/>
    包惜弱就不跟着了,到了她跟杨铁心住的院子,就先进去了。而完颜洪烈一看地方,就表示:只要距离这里近,不挑住宿条件,哪里都好。哪怕给门外搭一个草棚子,他也愿意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的包惜弱听见了,脸一红,就低着头快步的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阮侯心里骂娘,这不是擎等着一天到晚的闹事吗?

    他无奈的看完颜康:“您说呢?”

    完颜康左右看看,就把视线落在杨家的院子斜对面缓坡上的屋子了:“那屋子空着吗?”看起来是独立的院子。

    还真没人。那地方是新盖的,如今人多了,得往外迁移一些。既然想住那里,那行吧。

    完颜洪烈也很满意,因为在院子里,能看见杨家的小院。只要惜弱在院子里,他就能瞧见。

    那就这么定了。完颜康带来了十多个下人,一半伺候完颜洪烈,一半给送到杨家,这些人不听杨铁心的,只要照顾包惜弱就好。而之前的那俩丫头,完颜康下手直接剔除出杨家,叫阮侯安排到其他山头去住了,哪里都有活干,她们爱上哪上哪去。

    而杨家的陈设,也叫完颜康换了一遍,反正怎么顺母亲的心怎么安排。

    杨铁心在作坊里,看阮侯送来的主公的信。信里面把完颜洪烈投过来的意思说了,同时也说:知道往昔的恩怨,便是杨公要斩杀了完颜洪烈,也只要随心即可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仇人被这么打包送到了眼前来了,怎么处置,你说了算。

    四爷这话说的真不是假话,也不是想到杨铁心杀不了完颜洪烈,才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人一旦送进寨子,那便是成了定局了。他在里面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,没区别的,唯一要顾虑的就是完颜康。而完颜康既然敢把送人过去,他就没想到这种可能吗?必然是想到了的。既然想到了,还执意把人送过去,那便是笃定,杨铁心不会那么干。

    他都那么笃定,四爷有什么要顾虑的?当然要把话说的大方。

    果然,杨铁心只叹气说:“主公这么说,我却不能这么做。完颜洪烈投过来若是不得善终,以后还会有谁来投奔?这于主公的大业是不利的?!?br/>
    阮侯就叹:“杨公果然是忠臣,不愧为忠良之后。想来主公给杨公取字‘元贞’当真是恰如其分,果然当的起‘第一忠臣’……”

    林雨桐不用问也能想象的出杨铁心会做什么反应,她忍俊不禁的说四爷:“你个大反派,坏透了的?!?br/>
    愣是把人架在‘第一忠臣良将’的位子上下不来了! 166阅读网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  • 山西焦煤集团中层干部食堂享用高档菜肴被处分 2019-06-16
  • 独家视频:十九大要开啦! 2019-06-11
  • 习近平作十九大报告 八次提到互联网 2019-06-11
  • 谭瑞松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-06-10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动漫:“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”如何发力 2019-06-10
  • 中方认为美国“301条款”挑战多边贸易体制 2019-06-08
  • 暑期“无陪儿童乘机”需提前申请 2019-06-08
  • 大国担当!中国引领全球气候治理 2019-06-07
  • 台湾如何管理“路边摊” 2019-06-03
  • 多视角、多元化,中外知识产权面面观 2019-06-02
  •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-06-02
  • 南京不动产登记今年第二次提速 ——凤凰网房产南京 2019-05-31
  • 乐安一医生工作时抽烟睡觉骂人失医德 被责令检讨罚款通报长记性 2019-05-25
  • 【大家谈】从三不开宰相谈官员不作为 2019-05-24
  • 撸起袖子加油干 扑下身子抓落实 2019-05-24
  • 160| 180| 645| 910| 639| 838| 388| 666| 191| 273|